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一波

读知识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盛唐余烬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一波
(读知识http://www.duzhishi.com)    <div id="content">

    “是李使君,开城门。”

    刘稷眼尖,一下就看到了城外的动静,在那个方向上,能让吐蕃人如临大敌的,只有李嗣业的偏师,他们提前了一个月出发,迟了一个月到达,原因很简单,他们要翻越的,是全球海拔最高的山脉。

    李嗣业的行军路线,是延着喜马拉雅山脉的南麓一路扫荡,从后世的华夏和不丹的边境进入高原,通过臧河的支流一路前行,最终到达逻些城下。

    他的话就是命令,梁宰也没有表示出异议,城门很快被打开,他领着集结起来的乾坑戍军士当先出了城,梁宰所部陆陆续续跟在了后头,等到封常清等人闻讯赶来,就连汉人也开始整队出城。

    “河陇兵马到了?”不及登上城墙,他便劈头发问,先一步到来的段秀实了解实情,为他们做了解释。

    “李嗣业?”

    听到是另一个方向来的,封常清有些狐疑,李部一共不过三千人,就算有诸国兵马相助,也不可能太多,这点人马,与吐蕃人相比,连个水花都掀不起。

    可自家兵马,又不能不去接应,见他有些为难,张博济在一旁道:“中丞若是担心城防,不妨交与程帅,可保无逾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了。”封常清本来也有此意,北庭不过两千余人,就算拉出去,也顶不了什么大用,留在城里还能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程千里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自从那件事之后,他就一直阴着脸,封常清一早就习惯,当下也不为忤,赶紧交待了一声,便带着节度牙兵和自己的大纛与汉人一道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张博济与程千里站在城头上,看着他们一步步越过堆满尸体的山坡,从正面朝着吐蕃人的大营逼去,不约而同地相互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听闻李嗣业所部不过三千人,加上诸国兵马也就万余,吐蕃人不下数十万,这岂非是以卵击石?”

    “城中大战连连,这些他们守城折损了不少,余下的,连他的亲兵加上一块儿,也就五千出头,汉人倒是有数万,又济得甚事,看着吧,他们能不能有命坚持到河陇兵马到来。”程千里点头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哥舒翰可没一定会到。”张博济撇撇嘴:“就算到了,能来多少人,还两呢。”

    程千里左右看了看,城墙上、马道上,到处都是不曾凝结的鲜血,也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自家的,战事的激烈,他们不必上来,就能看得一清二楚,城里头躺满了伤者,就连田珍那样的军将,都不能避免,便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城,两千人可守不住。”他意有所指地道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守,某听闻这城中有一个人,可解今日之危局。”

    张博济神神秘秘地的辞,引起了程千里的兴趣,等到前者低声在他耳边了,程千里顿时明白了,不禁看着王宫的方向,露出一个思索的表情。

    刘稷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头,身后是那面的戍主旗,张无价和许光景两个老兵无奈之下,只能紧紧地跟上,从军这么多年,见过不怕死的,还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几经补充的乾坑戍目前也只有六、七十人,因为各部均有损伤,一时又不得补充,最后的这一批,还是封常清从自己的节度牙兵拨出来的。

    戍主和几个戍副一往无前,他们这些老兵又岂甘人后,哪怕前面的吐蕃人密密麻麻,又当正面,他们依然选择了出击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是吐蕃人没有料到的。

    达扎路恭领着禁卫军离开之后,由于情况不明,一时间停止了攻城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突如其来的兵马所吸引,各种流言在大营里传播着,唐人竟然联合了竺人,从他们的背后出现,让人心更是不安。

    连续数的攻城,死在城下的吐蕃人接近三万,对于这支庞大的队伍来,虽然算不得伤筋动骨,可是士气上的打击,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赞普亲自督阵,精锐前赴后继,依然拿城中的守军没有办法,任是谁,心里也会打鼓,唐人,竟然枭勇至此么?

    没庐.莽布之的心里就存着这种疑问,没庐氏的部民,这些死了不少,就连族中有名的勇士,都没能回得来,如果自已不是大论的儿子,只怕也会被遣上攻城吧。

    现在,达扎路恭去应付突袭,前部由尚赞蒙统领,而他带着一队重甲骑兵,作为大营的前哨,在周边游弋,可没有哪个人认为,唐人会从城中冲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明摆着的么,吐蕃人没了数万人,城里又能好到哪里去,唐人又不是铁打的。

    在这种心理下,他们的坐骑全都相对城池打横布置,因为只有这样,眼睛才能自然而然地盯着被唐人突袭的那一面,声音越来越明显,中间还夹杂着某种猛兽的步伐,听着就让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这时候,耳中竟然出现了密急的蹄声,莽布之不由得转过头,眼前的一幕,让他一下子呆在了那里,他可不是什么经久沙场的战士,反应自然就要慢上许多。

    从城门到山体下,是一道略带弯曲的斜坡,总长大概是七、八百步,快马只需数息可达,刘稷不顾一切地催马疾驰,因为他深知,以少打多,最要紧的就是出其不意,一旦陷入缠斗,让对方可以从容地施展兵力,失败就是个时间问题,这个道理,李嗣业明白,他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当前方的吐蕃重骑转过头时,他已经如同一道闪电般掠过,手中的横刀平平端着,纯靠马力的加持,锋利的刀刃划开被铁甲包裹的手臂和肋下,直到臂离体而去,肋下鲜血激射,没庐.莽布之才发出一声大叫,栽倒马下。

    而刘稷,已经马不停蹄地冲过了这一队重骑的防线,朝着吐蕃人的大营而去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张无价、许光景等人连人带马撞入了重骑当中,在他们没有速度,就连武器都不曾举起来之前,便挥刀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杀贼!”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双方的口号几乎同时响起来,在刘稷的带领下,唐人悍不畏死地紧紧贴上前去,与那些失去了冲刺空间的重骑纠缠在了一块儿,一步步地将他们压向大营的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那一面象征着赞普的黑色大旗。读知识 http://www.duzhishi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盛唐余烬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盛唐余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盛唐余烬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